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澳门金莎娱乐会所 > 文学典故 > 搭车的人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

搭车的人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

文章作者:文学典故 上传时间:2019-12-27

以前的海甸岛,很荒凉的,没有路灯,人民大道两边都是农民种的菜,好象3路以后的都是黄土路,下雨后的路都是很泥泞的。 初中第三年得上晚修了,因为是重点班,老师在晚上要学生回学校上课,补2节课吧。(以前的学校多好啊,补课老师也不会要求家长额外交钱,还向家长道歉,说是占用了学生是时间。) 班里有个同学,家里面是有几个钱的,买了一辆永久牌的自行车,是班里面为数不多的有车之族。也是班里唯一一个骑新的自行车的人。离学校远的同学,一般都是骑父母亲的车子来上课的,要好的同学或者是顺路的同学就一起回去的。 就说这个同学吧,他和另外一个同学都是住在海甸岛的,两个人的家离得很近。当小王第一天骑车子来学校时,小李就要求他一起回家,小李以为小王一定会很高兴的答应的,至少是很爽快地答应吧,因为平时他们是一起回家的。但是小王很爽快地拒绝了小李,小李很伤心地和其他同学一道回家了。 就在快到家的时候,小李看见小王的车子了,按理说小王骑车,早该到家了,正想和小王打招呼,突然看到小王的车尾带着一个人,一个背着书包的女孩子。小李想:总算明白你为什么不愿意和我一起回家了。 第二天,小李在小王来学校的时候,在校门口堵住了小王,质问小王,但小王一口否认了,还在班里阴阳怪气地讽刺小李。小李气得直发抖,晚上下课前,和几个同学提早走了,几个人飞奔到海甸岛2路,一起去看个究竟。 过了好久,才看到小王骑车过来,车子近了,大家都看到了小王的车子后面真的是坐着一个背书包的女孩子。几个同学都很生气,于是跳出来骂小王,但是小王还是否认他带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一直就低眉看着地下,不说话。大家生气极了,都各自回家了。 隔天早上,小王回到班里,黑板上画着一幅漫画,小王骑车带着一个女孩子,旁边题字:小王必须向小李道歉! 小王还是在大家的面前否认带着一个女孩子在车尾,但是那几个同学一点都不相信,都很鄙视他。 后来,小王生病了,休学了一个学年,再后来就搬家了。 直到现在,大家都不知道小王的情况。

图片 1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6月5号晚10:05

唐婉婉练好最后一个旋转,收拾好自己,关灯锁门,一个人缓步走出舞蹈教室。

下周有学校的周年庆活动,她要表演独舞《孔雀舞》,这几天都在抓紧时间练习,稍不注意已然入夜。

学校里没什么人,月色如水,微风拂面,唐婉婉听着两边灌木丛里的虫鸣,不禁生出几分“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的意味,她拢了拢耳边的发丝,加快了脚步。

两边的自习教室都已熄灯,只剩图书馆一楼大厅还透着光,她的自行车便停在那边。唐婉婉走过去正准备骑车,余光瞥到大厅里还有三俩学生没走。她回头看了一眼,沈子浩也在。

沈子浩跟她是同年级的,是隔壁班的学习委员,成绩优异是当然,还长得剑眉星目,俊秀挺拔。唐婉婉早就注意到他,但是从来没有说过话。

他正埋首在桌前,也许是解到难题,微蹙着眉头。

唐婉婉多看了几眼,不自觉摇了摇头,想着,明年就要高考了,赶紧走吧,今天练舞晚了回去还要写作业呢,骑上车就走了。

路上行人不多,偶尔有汽车开过,小县城过了晚上8点基本没有夜生活,除了学校9点半下晚自习会有一波人潮,其他时间都是人影稀疏。

唐婉婉练舞过了时间,现下已经10点多,路上只有她一人一车的影子。两边的路灯也在骑行中快速的划过,平时都是和同学一起放学回家的她有一点害怕,自己小声地唱着歌壮胆:

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

每一次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

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带我飞

飞过绝望

……

歌声和着发丝在微风里飘散。

她一直唱着,突然听到后面也有一辆自行车的声音,“嘶嘶嘶嘶”轮胎擦过地面的摩擦声就在她身后不远处。

这么晚路上还能遇到人,唐婉婉想着,也蛮好,有个人还可以给我壮壮胆。

于是她故意放慢骑行的速度,想让后面的骑车人超到前面来,这样她跟在后面会更有安全感。

可是,后面的自行车也放慢了速度。

唔?怎么回事?自行车始终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唐婉婉硬着头皮喊了一声,谁啊?

没有人应答,依然是不紧不慢的跟着。

唐婉婉觉得阴森森的,会是什么人?她想要不要回头看一眼,说不定也是个同学呢,可万一是坏人呢,如果是坏人,我回头看他岂不是更危险?

她想到了前几年,她还上初一的时候,高中部有个学姐下晚自习以后失踪了。听说那个学姐的父母报案后一直到处寻访,可是一直无果。过了好几年警察才发现,远在几百公里之外的不知名小河里,那个本是花季少女的学姐被碎尸装在塑料袋里,河水冲刷上河岸才被发现。

当时这件事在学校里传的沸沸扬扬,同学和家长们都是人心惶惶,惊恐不安。一度晚自习放学家长们都来学校门前等候孩子放学,过了蛮久才慢慢恢复如常。直到几年后找到尸体,学校里又是一阵紧张气氛,听说到现在都没有破案。

唐婉婉想到这里,越发头皮发麻,腿上加快了蹬车的速度,快点,再快点,马上就到家了。

之前觉得生动温柔的月亮依旧高悬于夜空之中,可是唐婉婉使劲蹬着自行车,只觉得周围街道安静的过份,微暗的月光下,两边高低不同的建筑物就像张着巨口的怪兽狰狞又恐怖。

她的心跳越来越快,像有鼓槌在连续击打,一下一下那么响那么清晰。

两只脚蹬的飞快,再快点,再快点,很快就到家了!

突然,一股巨大的拉力扯住了她的自行车后座!唐婉婉不敢回头,费尽全身力气抬起右手,五根手指根根竖起,侧身往后一抓,脚下更加生风,仿佛就是生死瞬间,她挣脱了开去,飞速的骑车逃走。

她不知道自己骑的有多快,一路骑到小区门口,直到看到门卫亭里的小保安,她一直悬着的心吊着的气一下子落了下来倾泻散开。

到了家楼下,她脚撑在地上一直控制不住的发抖,下车的时候差点儿就摔下来,停了几分钟才颤颤巍巍锁好车回家。

6月6日早7:00

唐婉婉昨晚受过惊吓,今天到学校后整个人有点儿魂不守舍。昨天的作业也没来得及做完,早上到校后跟老师请假说昨天晚上不舒服,作业今天补齐再交。

老师看她眼眶下乌青一片,估计小姑娘下周要表演独舞压力确实大,便点头答应,还安抚她,校庆表演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只要正常发挥就好,文化课还是要注意的,也要注意休息,身体要紧。

6月6日早7:45

早读课结束后,唐婉婉拉着好友苏文出了教室,无精打采趴在走廊护栏上,说起了昨晚的事情,苏文听得直说好险,没想到自己的好朋友也会遇到这种事情。

唐婉婉一回头瞄到苏文那边,隔壁班的走廊上,沈子浩也在。

他正侧身撑着护栏,和另一个同学在说些什么,今天这么热反而穿了件长袖校服。

唐婉婉心下暗暗嘀咕,难道他是感冒了?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可要注意身体啊。

想着又继续回头看向苏文,说,“是啊,你都不知道我昨晚到家,整个人都在发抖,腿都是软的,真的吓死了。”

苏文一把薅过唐婉婉的肩膀,拍了拍她胸口,贫道,“哎呀,爱妃,你还是离不了朕的保护啊,以后放学爱妃还是与朕同行吧。”

苏文家跟唐婉婉家离得很近,当初就是因为上学放学路上经常遇到,两个姑娘才比一般的同学来得更亲近些。

唐婉婉原本没什么精神,一下就被苏文逗乐了,推了她一把:“去,就你贫!”

说话间,唐婉婉的眼光又向沈子浩所在的位置飘去,他和同学也没再讲话,两个人都趴在护栏上,眼光向着楼下的方向,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又和昨晚在图书馆一样,微蹙着眉头。

唐婉婉收回眼光,也和苏文静静地趴着,她也看向楼下,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来往的去洗手间的学生。

啪,苏文一把拍到她后背,“婉婉,走了,快进去吧,马就上课了。”陆陆续续,走廊上的学生都进了教室。

6月6日晚9:35

唐婉婉今天还是练舞,不过和苏文约好了下晚自习两个人一起走。

“婉婉,走吧,你跳这么好,这两天好好休息就行了,别练这么猛伤到了反而不好。”

“嗯,我有数的。也没几天了,校庆活动结束就好了。”

唐婉婉收拾好衣物书包,关灯锁门和苏文一起走了出去,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说着功课上的一些问题。

今天学校刚下晚自习还有很多学生在三三两两地走出教室。

到了图书馆门口停车的地方,唐婉婉又回头看了眼图书馆里面,今天还有好多人,没有看到昨天那个身影,摇了下头,准备放书包到自行车篓子里。

突然看到篓子里躺着一封白色的信封,不像是垃圾广告。

她好奇地拿了出来,看到信封上一行俊秀的字迹:唐婉婉亲启,没由来的心里生出一股奇怪的熟悉感。

她看了一眼苏文,苏文的车停得比较远,正在弯着腰开锁,没有看到。

唐婉婉略有些胡乱的把信封塞进了自己的书包。推着车到了苏文身边,说“走吧。”

一路上唐婉婉有点心不在焉,苏文跟她说什么,她要不没反应,要不答的驴头不对马嘴。

苏文以为唐婉婉还在害怕昨晚的事情,一直安慰她,没事儿,亲爱的,今天我送你回家,放心吧。

就这样两个女孩子一路相伴,苏文送唐婉婉到小区门口再接着自己骑回家。

6月6日晚10:00

唐婉婉到家,洗漱好坐到自己写字台前,抽出了那封白信封。

爸爸妈妈都已经睡了,她轻轻打开信封,内容如下:

唐婉婉同学,你好。

首先,向你道歉,昨天晚上是我骑在你后面,但我本意是想送你回家,怕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后来拉你车子是看到你书包快掉出车篓了(学生的自行车车篓有很多是装在后面的),想帮你放回去,没想到吓到你了,我非常抱歉。

其次,请原谅我的懦弱,在你喊是谁的时候,我就应该回答你的,但是我当时不知道怎么了,也许是不知道该怎么向你介绍自己,鬼使神差的没有能够说出口。

最后,唐婉婉同学,我们明年即将高考,我期待大家共同进步,都能够考上好的大学。

p.s.期待你在校庆活动的独舞。

署名:你隔壁高二(5)班  沈子浩

END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会所发布于文学典故,转载请注明出处:搭车的人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