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澳门金莎娱乐会所 > 书评小结 > 箭峪暮春游_写景散文_好文学网,陪父亲上坟_伤

箭峪暮春游_写景散文_好文学网,陪父亲上坟_伤

文章作者:书评小结 上传时间:2020-03-17

终于盼来一个全家团聚的星期六,儿子开车拉着一家人沿湭河川,向秦岭脚下的箭峪驶去。

陪父亲上坟

一路上林木茂盛鸟语花香,车子如行驶在绿海里的小舟,沿河川上下翻飞。在导航指引下,过桥南镇向东南不远就是箭峪了。远远仰望,只见两山夹一沟,大坝巍峨的横卧期间,如同一条巨龙。“箭峪水库”四个醒目的大字告诉来者,此处就是箭峪了。

时间:2017-03-11 13:00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箭峪东临华州,南接蓝田,素有“一脚踏三县”之说。因山上山石如箭,长有箭竹而得名。是古代关中通往商洛、

2016年腊月二十九,我回到老家乐园村,陪同八十高龄的父亲给他先生上坟。自始至终,老父亲都显得精神抖擞。

豫西南、鄂西北的官道之一。山南坡水为灞河源头,北坡水形成箭峪河,为赤水河源头。

上坟的地方,距离老家大约5公里路。原来,我都是陪父亲步行去。说来惭愧,上次陪他,还是十几年前。这次,考虑到父亲年事已高,长时间走路体力不支,便开车去。正好上坟的地方离公路不算太远,车停靠路边,只需爬近千米陡坡即到。父亲是个细心人,他担心车停路边不安全,特意提醒我少开一段路,给肖家老乡打个招呼,将车停在房屋边,才放心地离开。

听上辈人说,六十年代后期,我的家乡官底的民工们曾和全县民工一起,背上行囊,到这百里之外的深山中修水库。那是个艰难困苦忍饥挨饿的年代,那是共和国还很贫穷落后的年代,民工们硬是凭车推肩挑的人海战术,运土方,磊石头,完不成当日任务,就不给饭吃。是民工们的血泪磊起了那近六十米高的大坝。只可惜如今在这里游玩的人们,已很少有人知道那段修坝的苦难历史了。

父亲说给先生上坟,指的是他学医的师傅。在当地,徒弟跟师学艺一般叫师傅,而父亲对恩师却一直尊称为先生。这次上坟,一共有三处,分别是父亲的先生和他的后代,即儿子、儿媳和孙子。三座坟相隔也就几百米。由于上坟地方多,带的东西也就多。每处都有烧纸和鞭炮等,此外,还有给父亲先生的后代家里带的礼物。由于东西多,父亲特意带上背篓,便于行走。然而,一个背篓怎么都装不下,于是,剩下的由我抱着走。带好东西,我便跟在父亲后面向上坟的地点出发。我们要到达的地方是山坡上的茶梯田。这个梯田很陡,至少有75°以上的坡度。路是一条凹凸不平的羊肠小道,一年四季少有行人。我还没爬上一百米,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被父亲甩到10来米远。我望着稳健行走的父亲,自愧不如,羞愧难当,自己太缺少锻炼了。从山脚到达三处坟墓前,我先后歇了5次,而父亲显得轻松多了。到后,父亲耐心的边走边回头等我。需上坟的三座坟墓,有两座在路边,只有先生的坟在田边,也在高处。每到一处,我们先把东西放下,然后,带上礼物去看望先生的后代。先生后代的家住在茶梯田上面,接近山顶,距离先生的坟墓约三百多米。回想小时候,我陪父亲也就是给他先生一人上坟。而如今,由一座坟变成了三座坟,人生无常啊!由于先生的孙子膝下无子女,收养的女儿,成人后也分开了。先生的孙子死后,只剩下孙媳妇孤身一人,现已年过花甲。从小,我一直叫她大婶。一个孤苦伶仃的老人独守一个偌大的房子,并且远离邻居,看到那凄凉的场景,心里甚是酸楚。好在有大小两只忠实的狗陪伴,才不显孤单。记得小时候,我经常随父亲到这家玩,一家人特别好客,其乐融融的氛围令人羡慕。没想到,才几年时间,三人相继去世,家中失去了往日的欢笑。

站在坝上放眼望去,群山起伏,千姿百态,峰岭叠翠,山石如箭,高耸入云。再看水库,高峡平湖,碧水蓝天,湖光山色,碧波荡漾,群山环抱,犹如仙境。几只水鸟在水面悠闲地盘旋着,伺机捕猎它们中意的猎物。天空瓦蓝瓦蓝的,有几丝白云点缀其上,空气清新得让人忘记了尘世的喧嚣和一切杂念。峪内正在放炮修路,我们只好朝水库左侧的山头爬去。

在大婶家,我和父亲边喝茶边和她拉家常,待全身的汗水干得差不多后,便起身告辞。大婶挽留不住我们吃饭,便连忙搭上凳子取下熏好的羊蹄子,硬往我手上塞,我只好受之有愧的笑纳,内心充满温暖和感激。

这里山坡不算太陡,遍地长满绿茵茵的青草,许多草头上都顶着紫色的花,远远看去就像是大片的薰衣草园。山坡上到处盛开着野刺玫,有的成片,有的一株独立。大概是“长在深山人未识”的缘故吧,那金黄色的小花,似竞相恣意地向不多的来者任性地展示自己的姿容。小蜜蜂嗡嗡地忙碌着,抢抓时机在酿造甜蜜的生活。空气中充满淡淡的花香,吸一口直入心脾。儿媳突然发现一处悬崖上有一大株野刺玫,开的竟是与众不同的白花,在那黄色花海中显得一枝独秀,是那样显眼。她不顾危险执意爬上陡峭光滑的大石头,和那鹤立鸡群的白玫瑰合影。两个小孙子看什么都新鲜,一会儿采野花,一会儿捉蝴蝶。

离开大婶家,我们沿着从上到下的路线,先给父亲的先生上坟,再给他的儿子、儿媳上坟,后给他的孙子上坟。每当烧纸和蜡烛燃起、鞭炮响起,我便闭目祈祷天堂的先生和他的后代,赶快接受我们的一份敬意。当父亲在坟前忙碌时,我脑海里闪现出遐想:父亲已八十岁,还能坚持几年?随着一次次鞭炮声响,打断了我的思绪。

再往上走坡越来越陡,山坡上长满了洋槐树,树下依然是绿草如毯。山上根本没有路,只好手把洋槐树,一步步向上挪。孙子看我上去了,也嚷嚷着要上。他们在儿子儿媳帮助下,也紧随我的脚步,连走带爬的上来了。

赶在夜幕降临前,我们顺利上完坟。返回途中,才顾及到欣赏风景。脚下的山坡,以螺丝形状的梯田为主,不仅有茶树、油菜,而且有木瓜树、棕树、杉树、枇杷树、板栗树、万年青、黄杨树,同时,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树,等等,应有尽有。它们共同把这个山坡点缀得更加富有生机。遥望广袤的故乡,一座座大山紧密相连,一栋栋楼房炊烟四起,一条条公路驰向远方,一辆辆接连不断的汽车和摩托车的汽笛声以及此起彼伏的狗叫声,一次次打破山村的寂静。这些迷人情景在晚霞辉映下,构成一幅美不胜收的画面,真让人流连忘返。由于边走边观赏风景,几次差点摔倒。走在前面的父亲,似乎受到影响,走错了路,好在我及时提醒,来了个急刹车。心想,父亲真的老了,刚走的路就忘了。由于返回时东西少,走得快多了,不一会儿我们就上了公路。我回望山坡,几股青烟还在墓地上空盘旋,仿佛在寻找天堂的路。

有道是“山高人为峰”。当你口干舌燥两腿酸痛爬上山头的时候,一切劳累都会随那清凉的山风飘去。站在山头向南远眺,只见群山在脚下点头含笑,白云悠悠在为你起舞。转身北望,眼前是塬和山围起来的大片平原。麦田如绿海,油菜花似黄绢,片片民居点缀其间,如世外桃源。不时有火车拖着长长的尾巴呼啸而过,在弯道处则似长长的毛毛虫躬身爬过。江山如画,美不胜收。

陪父亲上坟的感觉真好。既能敬畏逝者,表达思念,又能锻炼身体,欣赏风景,还能让父亲开心,可谓一举多得。这种感觉已享受几十年,虽然偶有中断,但是美好回忆是相连的,且每次都有别样感觉。更重要的是,从父亲身上,我学到了感恩和孝道的美德,学到了坚持不懈的毅力。父亲的先生去世近30年了,他坚持每年上坟不间断,特别不易。这是父亲对恩师的尊敬、感恩和情感的守望。

山头一侧,输电线路架设者们正紧张的在为输电塔建设施工。那跨越山头的临时钢索,正把施工用料一桶桶从低处运到高耸的山头工地。这些当地人都很少爬上去的山头,工人们每日却要不辞劳苦爬上爬下。看到这一切,我的眼睛有些潮湿了:当你晚上进门打开电灯的时候,当你盛夏开启空调惬意享受的时候,你也许认为一切本该就是如此。你不可能想到输电线路建设者们辛勤的汗水!若没有他们这些现代化建设的先行官,我们的生活又将会怎样?那一刻,我从心里为共和国的建设者们点赞!是他们的辛勤汗水,在时刻浇灌着共和国的参天大树!人啊,只有少一些欲望,对生活常怀感恩之心,才会少去许多烦恼,才能更多的感悟生活的甜蜜。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会所发布于书评小结,转载请注明出处:箭峪暮春游_写景散文_好文学网,陪父亲上坟_伤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