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澳门金莎娱乐会所 > 书评小结 > 那年的欢喜_散文随笔_好文学网,板砖在手

那年的欢喜_散文随笔_好文学网,板砖在手

文章作者:书评小结 上传时间:2020-01-18

应该是在1966年,我上高小,暑假的时候,咸阳北塬上的马庄逢集,母亲给了我两毛钱,叫我带三个弟弟到集上逛逛,顺便买一斤盐。

文/吃饱了睡

一到集上,小弟弟就兴奋地指着吃食摊子嚷嚷:“油糕,麻糖,还有馄饨。哥,妈不是给你钱了吗!”

图片 1

我一声喝住了:“还要买盐呢!一斤盐两毛钱,能吃半年。一碗馄饨两毛钱,一吧嗒嘴就没了!”

by 作者

小弟弟没敢再吭声,二弟和三弟见我瞪眼,也都噤了声。

刘水荷和刘水芹正在摆饭菜,自己的便宜爷爷、奶奶、大伯父,三叔,自己的爹爹,还有下学堂回来的刘水文和刘水武已经坐在桌前。

集市东头是百货店,那里卖盐,但是要到那里,必须穿过叫卖各种吃食的街道。我就在街道上走得很快,唯恐哪个弟弟被什么美食勾住了。当然最担心的还是我的小弟弟,就拉着他的手走,没想到他走到一个炒凉粉摊跟前,猛然挣脱我的手,坐在凉粉摊前的条凳上。

刘水生目光一扫,看着这么一大家子,心里还真有些发憷。

二弟和三弟都看着我,其实我也被炒凉粉那特别的香味馋得直咽口水,但我还是去拉小弟弟:“走,买盐去。”

“哥,娘给你端了饭菜放屋里了。”,刘水荷见刘水生站在门口,连忙道。

小弟弟不走,死犟着坐在凉粉摊子前,我把他提起来,他又坐下去,如一摊泥。

刘水生淡淡地扫了一眼桌子的饭菜,虽然不甚丰盛,但也是有荤腥的,还有一盘子黄灿灿的炒鸡蛋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一盘青菜炒腊肉卖相也是不错,只不过腊肉只有零星几块而已。

凉粉摊的师傅很懂公关,知道我主事,就不看我,有意大声叫卖:“吃一口能解一年馋,才五分钱一盘!”说着就开始炒,油在鏊子里发出吱啦吱啦的声音,引得我肚子里的馋虫乱爬。

才母亲端给自己和水福的饭里面只有几根青菜,根本没有一块肉星。

我不再吭气,心里盘算着,吃一盘凉粉,就要少称二两半的盐!于是我吼:“走,不走不要你了!”

“三傻儿,去你屋里吃饭去!”刘水文已经知道自己母亲脖子上的伤就是这个傻子划得,见到刘水生,就有种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架势。

但是我吓不倒他,小弟弟铁了心,他硬着头皮死坐着,不看我。

刘水生没有理会刘水文。反正自己是个傻子,应该不需要对在座的行礼打招呼吧,刘水生如是想到。

我实在没法子了,捏着口袋里的两毛钱,转过身,背对着三个弟弟和凉粉摊子。但是,炒凉粉师傅的每一个动作,我都听得清清楚楚,特别是炒到最后,铲锅底那一层黄灿灿的凉粉锅巴的时候,师傅有意铲得浅,铲得慢,一下一下地,引诱着一街的人。

“奶奶,抱抱!”刘水双一咕噜跑进屋子,拥入奶奶田氏的怀里。

凉粉铲到盘子里了,筷子重重地放到矮桌上,随后,放凉粉盘子的咯噔声响在小弟弟的面前。

“我的乖孙子,来,吃口鸡蛋!”

我还是不转身,我知道三个弟弟这时候肯定都看着我,等我发话。

田氏看到刘水双,眼睛笑得都看不见了,用筷子夹起了大大的一块鸡蛋塞给了刘水双的嘴里,刘水双满口生油,“奶奶,我还要吃肉肉!”,刘水双手指着腊肉。

二弟拽拽我的衣服,小声地叫:“哥!”三弟见我不吭声,走到我面前,怯怯地看着我。我低下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吃完蛋蛋,奶给你夹肉吃,多吃点,吃肉肉,长胖胖!”

这时候小弟弟说话了:“哥,闻着把人香死咧,我只吃一口,剩下的你们三个吃。”

“傻子,出去,没看见我们正在吃饭!”。刘水武眉头一皱,对刘水生吼道。

小弟弟这一句话后来感动了我几十年。当我转过身来的时候,看见小弟弟眼巴巴地看着我,我软软地说了一句:“吃吧。”他立即笑了,拿起筷子,却只夹了小小一点,放到嘴里,没敢嚼,似乎在等着凉粉化在嘴里,等到咽的时候,声音却很大,我知道那是和着口水咽下去的。

刘水生一扫众人的脸,见自己的父亲满脸通红,显然憋着气,其他人都是平静,似乎早已经习惯了自己这个边缘人。

小弟弟站起来,把筷子递给我,真诚地说:“哥,好吃得不得了,里头还有豆瓣酱呢!”我说:“我不爱吃凉粉,你们三个吃。”说着把筷子递给二弟。

刘水生淡淡瞥了一眼,转身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刚出了屋子,就看到匆匆追上来的孙氏。

二弟和三弟推让着,一人吃了一口,又让我吃,我自然还是推。小弟弟夹起一筷子炒凉粉送到我的嘴边,那棕红的酱色,那飘忽的白色蒸汽,顿时攻破了我的所有防线。

“水生,赶紧和福儿吃饭去,饭凉了,就不好吃了。”

我吃了,我有意咽得很快,却不张嘴,让那美味在嘴里回旋,同时把筷子递给小弟弟。

刘水生知道家里的女人除了田氏外,其他人是没资格上桌吃饭的,自己母亲应该是去灶房吃饭去了。

小弟弟又推,我便把凉粉在盘子里分成三堆,让他们一人吃一堆,然后把筷子咯噔往矮桌上一放,说:“你们吃,我去付钱。”

“哥哥,快来吃饭。”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三个弟弟吃了两堆,剩下一堆,让我吃,我问是谁没吃,二弟说是小弟弟没吃,留给我的。

刘水福递给刘水生一双筷子,刘水生看到自己的弟弟这么瘦弱,吃的饭连一个鸡蛋花都没有,啪地一声放下了筷子,一把抱起水福。

我没有再说话,其实也就小小三块,我吃了一块,夹起两块,喂到小弟弟嘴里。

“哥,你抱我去哪里?”

回到家里,母亲见我们弟兄四个满面红光,什么也没问,就招呼我们吃饭。我把盐袋放到盐罐子上,母亲掂了一下,笑着说:“吃饭。”

“去奶房间吃饭去!”

从这天开始的几个月里,我总觉得饭菜的味道淡了,少放了盐。我悄悄地问几个弟弟,他们也说感觉出来了,不敢问。

“他们不让我们去!”

多年以后,我问母亲那天掂出盐的重量了没,母亲笑着说:“咋能掂不出来?”

“水文水武水双能去,我们也能去!”

我又问:“你知道我们把钱花在啥地方了?”母亲笑笑说:“五分钱买了四个娃的欢喜,还有比这便宜的事吗!”

刘水生抱起水福就来到了田氏的房间,众人正在吃饭,忽然看见刘水生抱着刘水福来到了房间。

“出去,我们正在吃饭!”刘水文和刘水武站了起来,盯着刘水生。

“我和水福也是来吃饭的!”,刘水生拉过一个凳子,将水福放凳子上,“哥给你取筷子去!”

刘水生转身离开屋子,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刘水福的身上,刘水双更是怒目而视,将鸡蛋盘子朝着怀里一抱,生怕被人抢了似的。

刘水生冷着脸从厨房摸出了两双筷子,也不理众人,还没有跨进田氏的屋子,就听到一声叫骂。

“二弟,你怎么管教的,怎么让他们跑这里吃饭了!”

“二叔,夫子说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要是我们和傻儿一起吃饭,我们也会变傻了,考不上功名了。”

刘水生眉头一皱,看到墙角有一块青砖,顺手摸起来,走进屋子。

“哐当!”

刘水生将手中的板砖朝着饭桌上一丢,然后将筷子递给水福,水福拿着筷子,不敢捡菜吃。

刘水生站起来,将桌子上的鸡蛋和腊肉一股脑全部端了过来,“水福,吃!”,然后自己也大口吃了起来,根本无视众人如剑的目光。

“出去!”

刘水文推了一把刘水生!

刘水生淡然将筷子放下,用手摸起青砖,朝着刘水文的头上就要拍去!

“啊,救命!救命!”,刘水文知道早晨自己的娘亲就死被这个傻子用镰刀割伤的,若是自己被这么一大块板砖拍下去,估计自己也要被拍个半死。

看到刘水文求饶了,刘水生淡淡看了一下,将手中的板砖放下,继续大口吃起来。

“水福,张嘴!”

刘水生挑了一大块鸡蛋朝刘水福的口里塞去,刘水福吃的满口生香。

“再吃一口腊肉!”

刘水生根本无视其他人,包括自己的父亲,这个父亲太懦弱了,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了,连一句硬气话都不敢说,刘水生只能心中叹气,准备以后将自己的父亲最为重点改造对象。

“奶奶,鸡蛋是我的,水福给我吃完了,我要吃鸡蛋,呜呜……”刘水双将筷子一丢,投往田氏怀里一拱,呜呜地就在田氏的怀里撒起娇来。

“奶奶的小心肝,乖,等会奶给你做荷包蛋。”,田氏哄着刘水双。

众人都被刘水生的举动惊住了,但是没有人敢发话,毕竟刘水生是个傻子,现在还多了一块板砖,众人都屏住呼吸看着刘水生。

“福儿,再吃块肉肉!”

刘水生用筷子在菜盘子里挑挑拣拣,终于搜刮到了一片瘦肉,夹起肉,抬头看着咽唾沫的刘水双和满眼都是怒火的田氏,头一低,满目温和地道,“福儿,啊,张嘴,来,好嘞,香不香。”

福儿吞进肉肉,细细咀嚼着,小脸上洋溢着满满的享福,渗出的肉汁给嘴唇抹上了一层亮亮的油,“香!”

“吃块炒鸡蛋。”

“吃块青菜。”

“又是一块肉肉,来,张嘴!”

刘水生给福儿喂菜的时候,一旦感觉到有怒光射过来,就摸摸搁在手边的板砖。

“哥,我吃饱啦。”,水福拍拍肚子说道。

刘水生也大口吃了一碗饭,虽然米很糙,但是着实饿了,吃得也算香甜。

“好嘞,我们走吧!”刘水生抱起福儿,起身离开,顺带拿走了板砖。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会所发布于书评小结,转载请注明出处:那年的欢喜_散文随笔_好文学网,板砖在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