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澳门金莎娱乐会所 > 诗词欣赏 > 最长下半生丨潇潇_古词风韵_好文学网,抛弃旧伤

最长下半生丨潇潇_古词风韵_好文学网,抛弃旧伤

文章作者:诗词欣赏 上传时间:2020-04-30

你要以十万倍的速度快乐

不抛弃过去的伤痛无法重新做人,无法获得自己想要的人生。

当你从炼狱的窗口睁开眼睛

很多人都是不自知的背着过去的一身伤痕疲倦的上路,然后一路上又有新的伤痕,旧伤未愈又加新伤,每一个人在世上都走得很辛苦。无论是来自家庭的、学校的、职场的,或者说是童年的、少年的、长大后的、与社会人频繁接触后的各种伤痕。  身上有伤,很多人并不知道,以为事情过去了伤口结了疤伤痛就好了。其实不是,很多旧时的伤,也许在当时并不算是伤,刺痛了,结疤了,无痕了,以为没事了却在底下越埋越深,深入骨髓,深入五脏六腑,日后若有类似的情形出现,或者别人无意识碰触到这个隐形伤口,它就会悄无声息的窜出来,狠狠的咬你一口,让你措手不及,防不胜防,快得连自己都无法弄明这突如其来的原因。迟钝的就会情绪失控,指责别人,以此来平衡自己体内的狂躁感和悲伤感,稍微聪明点的就知道这是旧伤痛在作怪。

一次深呼吸,摸一摸自己的血脉

人一路成长,不是每件事每次情绪都可以巨无细漏的向人诉说,即使说了别人也不一定能够感同身受,即便是最亲近的朋友最亲蜜的爱人。

在灵魂深处最细微最真实的波动

而想要治愈这伤痛,只能靠自己,别人无能为力也无瑕顾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口要处理。要想彻底治愈伤痛就必须撕开旧伤口,把深埋里面的刺拔掉,然后敷药,等它慢慢平复,慢慢痊愈……。但这重新撕开旧伤口的疼痛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忍受的,所以很多人忍一时的难受就让它过去了,等它再痛时胡乱抓点药就行了。也许生活根本无须如此认真,可有些人却偏偏忍受不了这些埋在心底的一点点刺,固执的非要把它剔除了,拔掉了,即使忍受那非凡的痛苦也要拔出来,容不下一点点的阴暗,还心灵一片宁静无瑕。

有多少杂音来自你假想的敌人

既然如此,那就把它彻底粉碎吧,把它彻底抛弃吧,让旧伤彻底痊愈吧!千年的忍耐与煎熬,如果终能换来末世的宁静与祥和,这撕裂又重生的痛苦也就值了!

有多少梗塞来自你的血亲

有多少坏死来自你阴暗的部分

你不能让一切都成为可能

你只有一副肉身,一颗被逆风吹散的心

在苦难的封底,写上幸福

让生活中那些重负不够致命

最短60秒,最长下半生

移交

把迟钝的耳朵和过敏的鼻子

请你欺骗我

酷爱我——早年诗歌的迷香

你书信中碳素墨水的笔迹

想一想,这急功近利的世界

唉!我再也没有更多可失去的

刺痛的雪豹

那只孤独的雪豹在南迦巴瓦

你被生活强行推到了远方

光阴在撕裂的半路上倒下

我被卡在一团时间的乱麻中

用一寸寸挫败喂养岁月的乳牙

今夜想念拖着云朵勇往直前

天空也朝你扬鞭策马而去

刺痛的雪豹踏着天上的星星朝远方追赶

从一座雪山到另一座雪山

从悲到喜,从合到离,从生到死

走火的星星

天堂,镜子

风很大,日月山与青藏高原

静静的,温文尔雅的暴力

零下30度,绝对的蓝色

多么干净,多么惊心动魄

从高处忧郁的湖底,分离了出来

大于气候中一个女人的命运

伤口里的红眼珠

有一种声音,让我的伤口撕裂;

有一种声音,让我的伤口永不愈合。

我一直站在这个伤口上,

表达我,表达弱小,表达狭隘、阴暗、悖谬、无依无靠、形单影只,

我永远无法表达痊愈,永远无法表达成熟。

我用痛苦来自慰,我只能用痛苦来自慰!

因为痛苦在那一个夜晚给了我光亮,

在那个十二月的寒冷的夜晚,我躺在地板上,裹紧棉被,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温度。

伤口在体内角落里喊叫。应该给我一个回答,

我的伤口疼痛无比,却无法抵达伤口的那个深渊。

我一直不知道疼痛是什么颜色?它真实的味道到底是什么?

也是那个夜晚,痛苦把我的自信领走了。

也是那个夜晚之后,痛苦又领着黎明回来了。

假若你在凌晨冷寂的街道上看见一个过去的背影,那就是我。

我卖掉了我的第三条腿,四个轮子的汽车与创痛在空气中叫喊,使黑暗生锈。

我在伤痛里晕眩,愉悦。

伤口是可靠的,伤口给我警示和提示,伤口是一个永不背弃我的情人。

所以,我感谢痛苦,感谢伤口,感谢那一个声音!

我这样说,是不是一个女诗人的矫情?

这种矫情让我的伤口越来越痒,这个声音在我心头越来越痒!

假如说,诗人是一道伤口。

那么我说,女诗人就是伤口里的红眼珠。

其实,伤口是一种习惯。伤口习惯我,我习惯了伤口。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会所发布于诗词欣赏,转载请注明出处:最长下半生丨潇潇_古词风韵_好文学网,抛弃旧伤

关键词: